<address id="99fx9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99fx9"><nobr id="99fx9"><meter id="99fx9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<address id="99fx9"><nobr id="99fx9"><meter id="99fx9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<form id="99fx9"><nobr id="99fx9"><meter id="99fx9"></meter></nobr></form> <address id="99fx9"></address>
    <form id="99fx9"></form>

      歡迎進入榆林網!
     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
      <
      >
      首頁 >傳媒風采 >正文

      與歷史打了個照面

      發布日期:2020-11-23 16:04
      0

      微信圖片_202011231600241

      2020年11月18日,五十集大型人文紀錄片《榆林長城紀事》最后一集播出,一場橫亙2019到2020年的跋涉落下了帷幕,作為靖邊段長城紀錄片編導的我,一時之間萬千感受涌上心頭。

      2020年4月,我們踏上了追尋榆林長城靖邊段的路途。王云峰主任帶隊,我、編導崔漁,攝像胡星宇、杜方亮,主持人王藝璇,當然還有我們可敬的李春元老師——我們一行人分兩批前后拍攝靖邊段長城。

      靖邊所轄長城81公里,從緊挨橫山的新城營,到龍洲堡、鎮靖堡、清平堡、陽周故城,一直綿延至目前已位于延安的寧塞堡,我們沿著靖邊長城的腳下一路走來。實際上靖邊境內的營堡遠遠不止這些,黃花城遺址、鎮羅堡、寧寨營堡等已經逐漸在時間的推移中消散于昔,難覓其蹤。這讓人十分遺憾,又深覺自己責任重大。

      微信圖片_20201123160024

      靖邊長城南北距離雖然不甚長,但往往一個城堡就需要花費不少時間。記得我們去寧塞堡的時候,已經到了延安境內,行車在山峁之間,仰首望去便是成片的土丘,行了四五個小時才接近了目的地。路上的顛簸搖晃混雜著饑餓,但一下車,攝制團隊都沒有一句怨言,立馬準備設備,分工忙碌。

      靖邊段長城拍攝前后花費十多天時間,王云峰主任、我、攝像胡星宇都是全程參與。其中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還是靖邊陽周故城。陽周故城是一個十分特別的所在,目前長城研究專家們基本認為靖邊陽周村就是秦時陽周故城的舊址。這個地方之所以特別,原因有二,一是陽周故城是昔日蒙恬與公子扶蘇駐守地,二是陽周故城遺址內目前留存有明長城與秦長城的交匯的地方。趙默冰帶我們到陽周村村民家,家門口的地磚上有兩個精美的圖案,據說在家中鋪了幾十年,至今紋路明顯,異常堅固。據考證,這兩塊地磚是秦磚,令人驚嘆的是經過數千年之久,風吹雨打,人走鞋磨,竟然還能保持這樣的外觀。而佩服之余又不由感慨,在我國幅員遼闊的土地上,有多少田野文物散落在各處,難以尋回。

      而在我們踏足至位于陽周村內,秦長城與明長城交匯處時,一時之間真正讓人仿佛與歷史打了個照面。兩條長城,一條呈東西走向,一條呈南北走向,兩條長城曾在不同時期修筑而成,一度防御游牧民族,也一度融合大邊內外,在這兩條長城腳下曾經譜寫的故事,我們又能了解幾個。

      微信圖片_202011231600231

      靖邊的長城研究者大多年事已高,靖邊縣志辦主任溫懷德已經七十七歲,他幾年前因胃癌切除了全胃,可是聽說我們來做靖邊長城的拍攝,老人依然堅持陪我們翻山爬坡,毫無怨言;文史研究者師培強也是如此,他幾乎陪伴我們整個靖邊段的拍攝,還常常將自己對靖邊長城研究的心得拿出來與李春元老師分享討論;靖邊宣傳部的趙默冰對靖邊陽周故城研究已有多年,收集了多種資料來證明陽周故城遺跡就在靖邊縣境內……此外還有羅培林老師、魏俊兵、李子清等人,也陪伴我們走過了一段靖邊長城,為我們留下了一些珍貴影像。

      回顧我的長城拍攝時光,我仍感到何其有幸能夠參與這一浩大的工程。在若干年后,長城逐漸被風沙侵蝕,損毀嚴重,而我們還能保留有榆林長城曾經的面貌,還能有后人聽到長城的故事,還有人記得長城腳下發生的變化,多么彌足珍貴。滄海桑田,唯此留存。

      作者簡介:徐娜,榆林傳媒中心編導,《榆林長城紀事》靖邊段執行導演。

      本文來源:榆林傳媒中心-榆林網編輯:曹燕子

      微信閱讀

      手機閱讀

      APP下載

      小草视频手机在线视频